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时间:  

当前位置:廉政教育廉洁文化 》 查看文章

家风|《颜氏家训》之序言

文章来源:甘肃纪检监察网 2021-02-14 浏览5367次

夫圣贤之书,教人诚孝,慎言检迹,立身扬名,亦已备矣。魏、晋已来,所著诸子,理重事复,递相模效,犹屋下架屋,床上施床耳。吾今所以复为此者,非敢轨物范世也,业以整齐门内,提撕子孙。夫同言而信,信其所亲;同命而行,行其所服。禁童子之暴谑,则师友之诫,不如傅婢之指挥;止凡人之斗阋,则尧、舜之道,不如寡妻之诲谕。吾望此书为汝曹之所信,犹贤于傅婢寡妻耳。

——《颜氏家训•序致》

【小识】

《颜氏家训》二十篇,除《序致》之外,每篇分别谈论某一个方面的具体问题,视野开阔,涉及范围很广。其语言平易,内容充实,虽时有骈体,但文字典正,风格朴质,对后世文风产生了相当影响。裴子野在《宋略总论》中说:“文章则颜延之、谢灵运,有藻丽之巨才。”自从隋朝以来,历朝历代,都是受人欢迎的一部作品。陈振孙《书录解题》云:“古今家训,以此为祖”。袁衷等所记的《庭帷杂录》认为:“六朝颜之推家法最正,相传最远。”王钺说:“北齐黄门颜之推家训二十篇,篇篇药石,言言龟鉴,凡为人子弟者,可家置一册,奉为明训,不独颜氏。”

颜之推(531年—约590年以后),字介,琅琊(今山东临沂市北五十里)人,是南北朝时期杰出的学者、文学家。身处乱世,由梁入北齐,再入北周,不二三年而又入隋。作为一个高门巨族的子弟,从小接受儒家思想的教育,并终生服膺。但三为亡国之人,多次遭遇生命之忧,故他的思想也较为复杂。

《序致》即全书的自序,主要说明本书的著述宗旨、目的。一开篇就说:“夫圣贤之书,教人诚孝,慎言检迹,立身扬名,亦已备矣。”中国历来是圣贤文化,圣贤之书,地位尊贵。颜之推说,古代圣贤们著述的书,教人行忠孝,少说话,行为检点,立身扬名,也已经说得很周备了。“诚”,即忠。隋文帝父亲叫杨忠,隋人避讳,故凡“忠”都改为“诚”。“检迹”,六朝及隋时习用语,行为自持、不放纵的意思。“晋已来,所著诸子,理重事复,递相模效,犹屋下架屋,床上施床耳。”从魏晋以来,阐述古代圣贤思想的著作,道理重复,内容因袭,互相模仿,就如同屋子里又建造屋子,床上再叠放床一样,实在多余。“诸子”,本指先秦诸子,这里指魏晋以来阐释儒家学说的著作。

既然古人把话都说得很到位了,那颜之推著述此书,又是为何呢?他说:“吾今所以复为此者,非敢轨物范世也,业以整齐门内,提撕子孙。”我现在不避照搬之嫌,又来写这一类书的原因,不敢以它作世人的规范,不过是整顿自家门风,警醒后辈儿孙罢了。“提撕”两字,用得好。《诗》:“匪面命之,言提其耳。”汉郑玄笺:“我非但对面语之,亲提撕其耳。”此处有教诲、提醒之意。

“夫同言而信,信其所亲;同命而行,行其所服。”同样的话,因为是所亲近的人说的就相信;同样的命令,因为是所信服的人吩咐的就执行。这话说得多平易,但又多得体呀。“禁童子之暴谑,则师友之诫,不如傅婢之指挥;止凡人之斗阋,则尧、舜之道,不如寡妻之诲谕。”禁绝孩子的过分淘气,师友的劝诫不如婢女的命令;制止兄弟内讧,尧舜的教导,还不如自家妻子的诱导规劝。傅婢,即侍婢。寡妻,嫡妻,正妻。颜之推此句,可谓接地气。由此也可以知道,他是真能做事之人,非闭门空谈之辈。

最后颜之推说:“吾望此书为汝曹之所信,犹贤于傅婢寡妻耳。”我希望这《家训》,能够被你们所遵信,总比侍婢、妻子的话来得高明。

《颜氏家训》,作为家训,它的可贵之处,就在于他的不装腔作势,没有腔调,宛如聊家常,娓娓而谈,润物细无声。知堂老人在《中国新文学的源流》一书中说:“《颜氏家训》本不是文学书,其中的文章却写得很好,尤其是颜之推的思想,其明达不但为两汉人所不及,即使他生在现代,也绝不算落伍的人物。对各方面他都具有很真切的了解,没一点固执之处。”


网站备案:陇ICP备2020004319号-1     甘公网安备 62090202000464号